易配金早讯:近日,格力电器(53.6802.154.17%)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000.24亿元,同比增加33.33%,业绩延续高速增长的同时,也顺利实现了董明珠在2012年竞选董事长时许下的“2018年营收2000亿”诺言。

  然而,格力一季报显示,公司19Q1收入同比增长2.49%,相较去年同期的33.29%增速出现了显著回落。有投资人士表示,收入回归平稳乃是格力为完成营收目标而进行的财务粉饰后的返璞归真。2018年无论是与小米的赌注还是董事会换届选举,格力都需要交出一份靓丽的财报,19Q1表现偏弱正是因为公司将营收腾挪给了去年。另外,他还对格力的研发费用以及银隆新能源并购报告提出了质疑。

  营收增速滑坡,一季度显著落后同行

  该投资人士指出,2012年至2018年,格力电器7年间平均营收增速15.33%;12Q1至18Q1平均季度营收增速13.16%。作为空调老大的格力2018年营收增速33.33%不但显著高于过去7年均值18个百分点,还领跑竞争对手美的集团(51.1102.044.16%)(8.23%)和青岛海尔(16.7400.422.57%)(12.17%);但2019年一季度增速2.45%不但显著低于2012至2018一季度的平均值,也大幅落后于同行。

  然而,计算以上三家家电龙头公司2013至2019的一季度平均增速后能看到,格力、美的和海尔19Q1营收增速皆低于过去7年平均值,与18年一季度相比也有所回落。根据产业在线数据显示,一季度家用空调整体销售4027.3万台,同比增长0.9%,格力同比提升0.2%。零售口径来看,19Q1空调整体零售市场规模为356亿元,同比+2.8%。与此同时,美的在年初率先进行了积极的降价促销,根据中怡康线下监测数据,一季度美的空调均价同比-8%,而格力小幅+2%,致美的零售量份额上升5个百分点,而格力零售量份额下滑5个百分点。格力线上价格同比大幅+9.5%,高于行业平均涨幅4.7%,短期份额略有所下降。

  一季度空调国内零售增速虽然较18年下半年有所回暖,但仍处于两年内的较低水平,淡季效应加上竞争对手采用的低价攻势大幅侵蚀格力零售份额。天风证券(7.6700.020.26%)认为公司收入增长放缓主要原于地产后周期影响下空调行业整体景气度较低,以及一季度企业之间的主动竞争加剧,积极的降价促销给格力带来较大的压力。

  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中国空调市场经历了连续两年的高速增长,在三季度出现了大幅下滑。格力18Q3营收增速33.94%,远超美的集团的10.46%和海尔的12.77%。为了完成2000亿目标,格力电器估计在18年三四季度通过渠道补库存增加2.5-3个月销量水平。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格力渠道内已经大约有4500万库存量,接近2015年库存高位绝对值,2019年的基调主要是消化渠道库存。

  2018年补库存带来的收入高速增长压降了今年的补库存弹性,叠加需求和价格趋弱以及18Q1高基数的背景,19Q1表现欠佳便也有迹可循了。

  研发投入费用化比例大涨34个百分点至96%

  这位投资人士对格力的研发费用也提出了质疑,称格力研发投入涉嫌虚假披露。此前,研发费用不需要会计师事务所审计,2018年,会计报表变更,研发费用单列,需要被审计。他指出:“格力2017年度报告和2018年度报告中,均披露格力2017年研发投入57.67亿,且未资本化。而在格力2018年度报告中,经审计的2017年研发费用为36.18亿,格力多披露研发投入21.49亿。”

  国家规定,企业发生的研发费用可以税前加计扣除,这是一项鼓励研发的税收政策。企业支出的研发费用,将在税收上获得相应优惠。但仔细翻阅格力财报能发现,这位投资人士混淆了研发投入与研发费用。格力电器在2017年年报中提及研发投入金额57.67亿元,在2018年研发费用单列后,也清晰地写明了2017年研发投入和研发费用分别为57.67亿元和36.18亿,费用化比例62.7%。

  虽然格力研发投入及费用披露无误,但研发投入费用化的变化也引起了注意。研发投入费用化主要指研究与开发支出在发生当期作为期间费用,体现了会计的稳健原则。大的研发费用对档期业绩影响较大,也有隐藏部分利润的作用。格力2017年研发投入57.67亿元,费用化36.18亿,费用化率62.7%;2018年研发投入72.68亿元,费用化69.88亿,费用化率96.2%。如果2018年保持和前一年一样的费用化比例,公司税前利润将增加24亿。

  格力银隆并购报告或成虚假披露

  最后,这位投资人士谈及格力收购银隆一事,作为第一大股东的魏银仓和前总裁孙国华,被二股东董明珠控制的银隆新能源举报4项刑事案件和3项民事案件。包括冒领公司补偿款、虚增设备采购款、虚构工程款、专利重复转让等,涉案金额14亿元。这七起控告和诉讼涉及的事项主要发生在格力意欲收购银隆新能源之前。

  2016年9月,格力电器发布《格力电器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向社会公众公告并购事项,报告中解释说明了银隆新能源对关联方应收款挂账的形成原因、清理的过程及结果。根据报告,在银隆新能源成立之前,魏银仓自行投入资金所形成的研发成果在银隆新能源成立后无偿其占有及使用,因后续偿还前期研发投入所筹集资金的需要,魏银仓暂从标的公司借支了部分款项,具体通过银通投资集团或孙国华等账户支付,形成对该等单位的其他应收款挂账。截至2016年6月30日,上述款项已经基本清理完毕。

  投资人士认为,倘若7宗案件成立,并购报告书、审计报告均属虚假披露。

  翻阅上述并购报告能看到,银隆新能源对由魏银仓实际控制的银通投资集团和孙国华的其他应收款合计分别为58,579.34万元、42,778.91万元。此款项在并购时期清理完毕。

  另外,此前格力电器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银隆作价130亿元,以格力电器大幅低于发行价格的股票(15.57/股)作为对价。而后,大连万达集团、中集集团(12.9400.050.39%)、董明珠个人、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公司、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家企业和个人与珠海银隆签署增资协议,共同增资30亿元,获得珠海银隆22.388%的股权。以增资价格计算,珠海银隆估值下调至104亿元。一直以来,投资者对格力和董明珠先后分别入股银隆的估值变化表示不解,至今未得到任何官方解释。